兴趣使然的拖延症
文渣画渣
想到什么做什么
毕竟没人知道未来是什么样
且过且过吧

【海贼王】莱茵 01

注意:

①本文纯属yy

②新手小白,语障勿怪

③本文基本上是原创穿越男主,身体原因,大概就是无cp了

④起因是太喜欢海贼王和路宝,所以本文基调路吹,别在意

⑤只要原著没写,这里也不会有多余的情爱要素

⑥天知道我会不会ooc

⑦金大腿可能有点粗,别在意,尽量不打扰原著

⑧大概不会跟着一起成长?毕竟男主已经够强大了,只是想有那么一个人能够让这个旅途一直下去才创造出来的人物,希望不要太白板化就好

⑨人是拖延症患者,一年能更三千字吗……


One.斯托克·莱茵

“我是阿拉巴斯坦的守护神,猎鹰!”——贝尔

---------------------------------------------------------------------------------

此时的一切都已进入尾声,火炮的硝烟早已渐渐弥散,广场上刀剑共鸣,亡者的血液将石板街道染成不见底的黑,像一场准备已久的仪式,神秘的法阵召唤着更加强大的绝望。

这是无解的死循环,所有人都已成为被仇恨支配的傀儡,放不下手中染血的利器,放不下心中沉积的黑暗,已经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了。

发如蓝天纯洁的少女此刻满身污浊的跌坐在地上,脸上只有过度绝望之下的死寂。她拼尽全力的阻止了火线的蔓延,以为这就是一切的终点,叛乱与战火都将终结于此,所有的生者都能得到本应有的幸福,可那颗巨大炸弹上的计时器却再一次将她推向绝望,鲜红如血的指针不紧不慢的走着,“嘀嗒嘀嗒”的昭示着即将到来的烈焰,美丽而残酷。薇薇已经不知道她还能做什么来挽回,又能挽回什么了。

全身无力以至于瘫软在地,无力阻止,无法阻止,过大的恐惧和长久以来的心理压力一股脑的释放,让薇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贝尔叔叔带着炮弹冲上天空,微笑着投身那片绚烂的火光。

白皙纤细的臂努力地伸长,想要抓住什么,可单单是撑起这幅残破不堪的躯壳,就已经耗尽了她的全部力气。

“不要”的话语卡在喉咙口,她却已无话可说,她还能说什么呢?明明已经什么都无法挽回了,不是吗?

为了她不理解的欲望,她已经失去了一切,国家、人民、父亲、伊卡莱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

水蓝色的发鬓失去了色彩,像是被暴风雨光临过的天空,只余下苍白无力的灰。

“够了,真的够了……”低垂的眉眼埋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依靠着手边冰冷的炮口才能站起。俯瞰这个国家,入目间满是怒吼与鲜血交织,无生命的尸体倒下与无机质的刀剑扬起同样的沙土,灰茫茫间再看不到往日的洁白石板。

这是在苦难中建立起的国家,沙漠的险恶不曾将它击倒,凶猛的野兽不曾令它退却,它曾是那般的强大、繁华。

可人心的丑恶带来了比任何灾难都要强大的黑暗,刀剑杀伐,血流成河。已经没有谁可以自认清白了,仇恨的连锁反应已经让石壁上华美的壁画破损,所有人都已经疯了,疯了!

“——”

张嘴,少女开始呐喊,内容却连她自己都听不清楚。过于嘶哑的嗓音与耳边不间断的轰鸣已经干扰了她的全部器官,她甚至没有发现泪水是何时洗刷了她的脸庞。也许,那蔓延而无休止的仇恨也已让她麻木了。

声音太过渺小,以至于什么都无法传达。薇薇只能一遍一遍的喊着,任凭绝望携带着无力游走于她的全部身心。她已经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了,做什么都已无用了,不是吗……

“这位小姐,可以不要再折磨在下的耳朵了吗?”

淡淡的声音不可思议的穿透尖利的耳鸣,薇薇慢慢的看向声音的方向,早已被尘土和泪水污浊了的精致的脸上一片空白。

空荡荡的大脑此时已无法提供思考的能力,薇薇只觉得有什么被来者向她抛来。反射性的接住,反射性的低头,然后在看清后呆滞,嚎啕大哭。

薇薇拥紧怀中的人,就像是终于找到了失去的宝物,再不愿放开。

贝尔爱怜的摸摸怀中哭的像个孩子的少女,让她一人承受这一个国家的灾难,却找不到人倾诉,现在就让她好好哭一次吧。不过刚刚成年的小孩,这些日子真的辛苦她了。

不过……那个人到底是谁?

贝尔看向那个救下他的少年,或者说,精灵?不过三十厘米长的娇小身躯,银发银眼,就像是幼时公主房里最最精致的娃娃,只适合摆在顶级丝绒台上的珍品,连脸上都是娃娃一般无机质的冷漠,长长的黑色披风下,修长洁白的五指放松的下垂,看似细弱的不沾春水,可贝尔却一直记得那只手拎着他从万里高空落下的时候,那几乎可以勒死他的巨大拉力。

少年凌空而立,银灰色的眼眸在阿拉巴斯坦终年炙热的阳光下恍如完美无缺的琉璃,他只是看着他们,不带任何情感,仿佛在看着空气。

这样一个看起来便无欲无求的人为什么要救他?是某个藏在暗处的人的命令?还是他别有所求?贝尔被自己的猜想骇出一身冷汗。

少年似乎看出了他隐隐的戒备,冷清的声音划过仍旧弥漫着硝烟气息的空气:“不用紧张,只是单纯的想跟你身旁的那个小姑娘做个交易,而你,不过是个交易品。”

“交易?”贝尔有些疑惑。眼前这少年的实力之强他早有体会,看着衣着也不像是个穷苦人家的孩子,他会有什么可以与他们这个甚至可以说是已经国破家亡的公主殿下交易的?

少年没有回应贝尔的疑问,而是在一旁静静地等待贝尔怀中的女孩平静下来,方才开口:

“首先,薇薇公主,我不得不佩服你,竟能以区区一具女子之躯承担起一个国家的黑暗,让人不得不感叹一句,真不愧是阿拉巴斯坦的王女。不过我还是想与你做一笔交易,代价是你怀里的那个男人,如何?”

“随你,你要什么,只要我有,我都给你。”薇薇有些破罐子破摔了,左右她已经几近一无所有,也就不差这么一点代价了,只要她怀里的这个男人还在,她什么都可以给。

“不用担心,我要的不会太多,只要,公主你说‘同意’就好了。”少年似乎看出了薇薇公主强压在平静语气下的放弃,一直如同带着面具一般的脸上首次出现了一抹轻柔的微笑。

“奈菲鲁塔丽·薇薇,与斯托克·莱茵以自愿为前提进行交易。以斯托克·莱茵所持有的贝尔的性命为交易品,以此交换奈菲鲁塔丽·薇薇所持有的‘阿拉巴斯坦的黑暗’。”

“同意。”少女的声音虚弱到几乎能飘散在风中。

【交易双方确认交易内容,交易成立,交换成功。】

感觉到自己的宝库中又多了一颗黑暗到仿佛能吞噬光的“绝望”,暗自估量了一下,就能量而言,比他每年在德雷斯罗萨收取的质量还要好一点,不过一次顺手的救人能换来这么一件好东西,莱茵对这次的无本交易十分满意。

有了这个,今年就不用去德雷斯罗萨了,不知道这么好的“绝望”能带给他什么惊喜呢?这个世界的材料又多又好,一想到能够像现在这样没有任何限制的,用这么好的材料做实验,实在是让人激动,真想快点回去做实验。

少年在少女答应的瞬间转身冲上天空,还没等贝尔出声挽留就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消失在他视线的尽头,就像少年从未出现过一样。

三十厘米左右的精致小人,喜欢用虚无缥缈的事物做交易,实力强大……贝尔一边安抚着怀里渐渐从崩溃中缓过神来的公主,一边回忆着。他总觉得那张脸在哪里看到过,但是如果他真的见过那么一个精致到不像现实世界里会出现的人,不可能会这么没有印象啊……

“啊,我记起来了,公主,”贝尔突然想起了什么,动作轻柔的扶起被他拥在怀里的薇薇公主“那个人,那个人是被悬赏了一亿贝利的‘毒医’,斯托克·莱茵!公主,您认识他吗?”

“‘毒医’?”薇薇回忆了一下,却还是没想起来那人是谁,甚至这个名号她都是第一次听说。

看懂了公主脸上的茫然,也是,一个二十多年以前被悬赏后就一直没有再出现的人物,公主又怎么可能认识呢?

但是,如果不是公主的朋友,那他为什么要无缘无故的帮助他们,甚至冒着可能被卷入这个国家的战乱中的危险?难道真的就为了他口中那个虚无缥缈的“绝望”?

贝尔的疑问早已无人解答,就算莱茵知道了贝尔的困惑,他也不会回答。世人总是喜欢给他的行为加上自己的理解,不管善意恶意,就像二十年前一样。

二十年前他需要一份“疾病”作为实验材料,所以和某个他早已记不住名字的岛上的人们做了点小交易,那里正好在蔓延着一种奇怪的病,救了几百人,也得了个什么“神医”的名号。又因为之后军舰硬是要他去救什么人,拦住他回去做实验的路,所以就把前次实验的失败品扔了下去,毒死了一船的海军,结果被悬赏追杀。

二十年后他在前往预定要收取实验材料的岛屿的路上,顺手把挡路的炸弹解决了,顺带救下一个人而已,都不过是顺手的事情,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不过,这次的意外之喜还不止一个嘛……因为突然发现这次收获的“绝望”里有点他不需要的,名为“希望”的杂质而不得不回到阿拉巴斯坦,把“希望”重新放回那位坚强的公主的体内的莱茵在蓝发的少女与她父亲一同离开之后才从暗处飞了出来。

倒了一地的海贼,鲜红的血液从伤口流出,染红了雨水,莱茵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些给予了那个公主“希望”的伤痕累累的海贼们,似乎在他沉迷实验不可自拔的二十年里,外界出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

背后渐渐传来了海军的呼喊声,十几个海军似乎并没有看到这个小小的身影,正与那个女海军争论要不要就这样逮捕地上的这些海贼,看来这些海贼还挺有名的……怎么办呢,难得出现让他有点兴趣的人类,而且还都是幼崽,帮他们一把好了。

“既然你们这么纠结,那不如放弃好了,就这样离开吧。”出一趟门不容易,实验失败的产物也是很珍贵的,如果可以,他并不想用。

角落里突然传出不熟悉的声音,海军们紧张的举枪瞄准声音的来源,才发现那里飘着一个银发银眼的精致人偶。

虽然子弹威胁不到他,但被武器指着还是让人有些不爽,莱茵看向那个还算明事理的女海军,最后一次警告道:“今天我不想动手,就此离开,我就不追究了。”

破碎的镜片被雨水一冲刷更加模糊了,达斯琪认真的打量许久眼前的小人,才像是想起了什么,立即扶住腰间的剑柄,站到其他海军的前面,一脸紧张的防备着。

她想起来了,在她还是新兵的时候,海军里的前辈曾经指着一张悬赏令对她说,只要遇到悬赏令上的那个人,无论是什么情况,能逃就逃。

那时她还有点不以为意,毕竟悬赏令上的那张脸,那个大小,实在是太能让人联想到小女孩最最喜欢的,摆在商店最昂贵的位置上展示的人偶娃娃了,她实在是不能想象一个人偶娃娃能有什么危险性。

前辈也看出了她的想法,十分认真严肃的对她说了一番话,让她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如果你看一个人只能看得到表面,那我可能要将你开除出海军的行列了,因为这样的人在海军里是活不过几天的。在这片大海上,不是所有的危险都能浮于表面的,相信我,比起他,你可能会更愿意与一个巨人为敌。”

“因为这个人会让你深刻的认识到,这世界上还有一个词,叫做生不如死。”

之后那个前辈给她看了几张那个人仅有的几次出现的留影,每一次,都伴随着海军大量的死亡。是的,连伤兵都没有,无一例外,只要是对那人出手的海军都死了,死因出奇的一致,自杀。

那个人基本上是不会亲自动手的,或者对于他来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值得他亲自动手,因为没人能扛过他的一招,仅仅一招。

是的,那人到目前为止都只出过一招,那就是带给所有惹怒了他的人无法治愈却会传染的,病痛,连能力者都无法幸免的病痛,只要中招,就会终日承受着宛如身体内部互相排斥的痛苦和千奇百怪的症状,却等不到死亡的降临。

而身边的亲友越是想要帮助他,照顾他,就越有可能被传染,被一同拖入这无间地狱。

没有人能忍受的了被那般的折磨,即使是再坚强的人,一旦知道自己活着也只能带来周围人的苦痛的时候也会选择死亡。

所幸的是只要作为传染源头的海军死亡,被他所传染的所有人都能自行痊愈,要不然此时人类可能已经不存在了。

那人就像个精致的人偶,不带任何感情的看着他制造的地狱,诞生到灭亡。

明明是这么危险的人物,但又因为他持有交易果实,只要代价足够,世间万物皆可以被得到,再加上是要没人去招惹就不会出事,在上层的商议之后还是只给了一亿贝利的悬赏金,以示对那人的善意。

后来因为那人二十年的销声匿迹而被人遗忘,只有事迹被知道的人口口相传。

那就是“毒医”斯托克·莱茵,悬赏一亿贝利的精灵。

达斯琪也不知道在这种时候遇到这个人是好是坏,她想要上去一战,但又想要答应那人的要求。

她并非怕死,若真的如传闻一般被那人击中,她也是甘愿赴死的,但是……她真的没有脸,在这个被海贼拯救了的国家里,作为一个助纣为虐的海军,义正言辞的去逮捕这个国家的英雄……这不是她心中的正义,她的剑无法出鞘。

带着这份复杂的心情,达斯琪最终还是带走了所有的海军,放弃了地上那群已经精疲力竭的海贼们。

唯一还能开心点的,估计也就是在上级传来质问的时候,有了撤退的合理理由。二十年虽然长,但没有人在经历过那人活跃的时期后还能遗忘他,十几个海军想要对抗那人,除了送死没有别的用。

目送走了那群颓丧的海军们,本着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的原则,莱茵顺带把还在淋雨的海贼们转移到那个梳着奇怪的卷卷头的大叔面前,然后趁着那个带着草帽的幼崽意识昏迷的时候和他“交易”了“巨大的痛苦”。

毕竟他这算是卖了东西还带个赠品,不多卖点不划算,虽然“痛苦”不是很珍贵的东西,但是毕竟需求量也是比较大的,好歹不亏。

不过这个幼崽身上的“痛苦”可以顶好几十个人的,也难为他在这种折磨下还能活着了。

无视身后被突然出现的海贼吓的“嘛嘛嘛”的卷毛大叔,带着今天的收获,莱茵终于能回他的实验室了。沉浸在新一轮的实验的幸福中的莱茵并不知道,他今天顺手救下的海贼们会在未来与他有更深的交集。

不过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在意就是了。未来的事未来再说,要不然他怎么会来到这个世界呢?

斯托克·莱茵,来自异世界的精灵,精灵一族千年一遇的术法天才,喜爱一切能够用来做实验的事物,讨厌会打扰他做实验的事物,现年三百一十六岁,在某次大型试验失败后来到异世界,持有交易果实,悬赏金一亿贝利,称号“毒医”,虽然他本人并不会医术。


评论
热度(2)

© 查无此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