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趣使然的拖延症
文渣画渣
想到什么做什么
毕竟没人知道未来是什么样
且过且过吧

【海贼王】莱茵 02

 

 

 

注意:

①本文纯属yy

②新手小白,语障勿怪

③本文基本上是原创穿越男主,身体原因,大概就是无cp了

④起因是太喜欢海贼王和路宝,所以本文基调路吹,别在意

⑤只要原著没写,这里也不会有多余的情爱要素

⑥天知道我会不会ooc

⑦金大腿可能有点粗,别在意,尽量不打扰原著

⑧大概不会跟着一起成长?毕竟男主已经够强大了,只是想有那么一个人能够让这个旅途一直下去才创造出来的人物,希望不要太白板化就好

⑨人是拖延症患者,一年能更三千字吗……

 

 

 

Two.再遇

认真来说,会在七水之都遇到草帽小子纯属意外。

莱茵来到这个繁华的水上之都也是为了实验,横纲身上的“痛苦”一直是他的材料的来源之一,每年来交易一次勉勉强强能够跟得上“痛苦”消耗的速度。

“痛苦”是很多实验的底物,因此需求量很大,虽然今年遇到了那个戴草帽的幼崽和他的一群伙伴让他暂时不用担心这项材料,但是有备无患,他还是选择走一趟,毕竟“痛苦”这玩意也不会过期,多保存一点也不错。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作为一直被海军密切搜寻的人物,莱茵这次依旧靠着自己出色的忽略术法和娇小的身形混进了这个坐落于司法岛跟前的七水之都,正想着去找横纲赶紧完成交易,就回自己的狗窝里去。

可今年莱茵却记错了时间,来迟了一个多月,横纲在没等到他之后又接着去拦截海上列车了,因此他不得不去寻找被海上列车撞飞的横纲完成交易。期间七水之都的特产,水水肉对他施展了强烈的诱惑,以至于时间拖得有点久。就在他终于完成了此行的目标,准备打道回府的时候,竟然被阿库拉·拉格纳拦住了回去的路。

虽然也不是无法与这位“水之诸神”抗衡,但毕竟需要花费他很多的魔力,在这个魔力较为贫瘠的世界,还是不要这么浪费比较好。

但是没想到,就这么一次节省,竟然被卷入了那个所谓的屠魔令。

这下子他也不急着走了,上次的屠魔令他可是错过了相当之多的材料,而这次的地点是比上次的奥哈拉繁华数倍的司法岛,想必不会让他失望吧。

刀剑飞舞,炮火轰鸣,这个可怜的小岛上死亡成了常态,“痛苦”、“悲伤”、“绝望”,黑暗的情感以着极快的速度蔓延开来,鲜血成了最不值钱的陪葬。在这一番地狱盛宴之中,那个小小的人偶脸上却现出难能一见的微笑。

只要所有人死亡,交易品就会变成无主之物,没有同意也能达成交易,所以莱茵才如此的喜欢这种不需要人心的大屠杀,人类总是有太多太多的欲望,平日想要达成交易可需要他费点脑筋。

而且,也就是在地狱里,才能找到“潘多拉的魔盒”。

察觉到在某个方向出现了及其难得一见的珍品,莱茵果断放弃手里正在收集的“死亡”,向那边疾驰而去。

“……快说你想要活下去!”路飞执着的盯着那个明明已经不自觉泪流满面,却还在逞强的女子,用尽全力的呐喊道。不曾放弃的战斗到现在,尽管他早已一身污浊,那双黑眸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干净坚定。

想要回去,回到那群人的身边,回到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归处。大海禁锢了女子的双手,却也解放了她。

罗宾第一次那么清清楚楚的明白,自己想要活下去,活在这群愿意接纳早已被黑暗浸透的自己的伙伴身边,活在那个太阳身旁。

那艘船有那么好,怎么会有人愿意离开它呢?

“我想要活下去!”微笑、假面,早已忘了那些在过去二十多年的颠沛流离里保护自己的事物,罗宾只是哭着,喊着,像是要把这些年,还未有幸遇到那群人前的种种委屈、痛楚一并释放,“带着我一起,去大海吧!”

只有这一次,她想要相信萨乌罗的那句话,相信这片广阔无垠的大海,相信那个将会驰骋于大海之上的,最最自由的太阳。

“啊啊,多么美丽的‘希望’啊,真希望它快点成熟……”暗处,莱茵着迷的看着那个女子身上,微小却不容忽视的光芒。

生于沉浸黑暗的心灵,在绝望深深扎根的土壤里成长的,那一株小小的幼苗,虽然还未长成,但已可预见那美丽璀璨的模样。

相信这将会成为他此行最最珍贵的收获。

=======================分割=======================

水流不断冲击着昏迷的草帽一伙人,可可罗婆婆已然用尽全力的保住这群努力战斗到现在的孩子们,但是就算身为人鱼也只有两只手,婆婆也只能用衣服勉力将所有人裹住,逆着水流向前游去。

尽管她已经用上了最快的速度,可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群孩子一见着她就全昏了过去,现在一滩软泥般的摊在她身上,完全不着力。

毕竟也好些年不曾这么激烈的运动过了,可可罗婆婆也觉得有些力不从心,左手一时脱力没抓住衣角,虽然及时补救回来,却也来不及抓住所有人,唯一的能力者竟然从缺口被水流裹了出去。眼见着那只小驯鹿就要被卷走,可她已经没有停下来救人的余力,正焦急不已的时候,可可罗婆婆听见耳边一个冷清的声音突然响起。

“婆婆,要不要帮忙?”

是小莱茵!

在汤姆先生死去的那些年里,这个悬赏一亿的海贼突然就出现在自己的身边,还和她交易了什么“悲伤”。说实在的,也不知道是交易的关系,还是心理作用,她这些年确实感觉好多了,虽然还是会想念汤姆先生,但却没了当时那种想要随他而去的想法。

将想念放在心底,好好地活着才是对死者最好的劝慰。

这种想法也随着时间慢慢的沉积下来。

她慢慢的活着,也和那个小小的,自称三百岁的小海贼成了朋友,一年一次的交易也能够拉着这位以实验室为家的好友一起聚聚。虽然小莱茵不能成为个称职的酒友,毕竟半杯就醉也是比较头疼的。

不过今年小莱茵已经和她以及横纲都完成了交易,也喝了(一口)酒,一般来说这时候人都应该在他的实验室里了,怎么现在突然出现在这里?

可可罗婆婆四顾找了找,才发现莱茵只是声音到了,人还没来呢,这一手隔墙传音也是很六了。虽然她知道能被悬赏一亿贝利,莱茵应该是一个很厉害的海贼,但毕竟形象误人,任谁看过他醉酒之后泡在酒桶里游泳的模样,就对他敬畏不起来了。

事态紧急,也不纠结那么多了。可可罗婆婆在水里也说不了话,只是点了点头,算是应答。

“可可罗,与斯托克·莱茵以自愿为前提进行交易。以斯托克·莱茵所持有的术法‘快速行进’为交易品,交换可可罗所持有的‘悲伤’。”

【交易双方确认交易内容,交易成立,交换成功。】

可可罗婆婆只感觉一股子比水流温和却强大的力量将她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前推进,剩下的水道不到半分钟就走完了。

在洞口的光芒之后,正好有一艘护送船适合他们着陆,可可罗婆婆奋力一抛将已经昏迷过去的草帽一伙人扔上船只,自己也纵身一跃上了去。正巧,那群孩子拼尽全力救下的伙伴和另一个只穿胖次就敢出门的变态竟然也在这艘船上,这下子除了那个海贼王小子,草帽一伙算是齐了。

弗兰奇大概看了看,算是知道这群人泡水里那么久都没淹死的原因了。

强烈到能让人假死的刺激啊……突然有点可怜这群好不容易死里逃生的家伙了,真坚强啊。

虽然总觉得弗兰奇嘴里“强烈的刺激”好像有哪里不对,不过好歹人都救回来了,算了吧。可可罗婆婆笑着看着那群孩子在历尽千辛之后的团聚、欢笑、喜悦,在所有人都被那个称职的剑士的言行吸引去注意力的时候,也不转头,悄声对着身旁的空气问道:“平日里最是独善其身的你,怎么今天突然这么有闲心,主动来帮助这些孩子啊?”

“他们是养料,是我此行的意外之喜,不容有失。”虽然已经使用术法隐去自己的身影,但毕竟这位人鱼小姐的奇异之处也不比他少,被可可罗发现也是意料之中的事,莱茵平静的回应道。

那个人类女子身上的光芒愈加的耀眼,这是“脱胎于至纯黑暗的希望”即将成熟的体现。这一路跟下来,虽然莱茵无法理解为何自己的眼睛越发的离不开那群人,胸中也有种莫名的热度在上升,但这并不影响他为了自己最后的收成出手。

毕竟都花了时间了,而且那份“希望”确实是珍品中的珍品,在最后关头放弃实在是太过可惜,莱茵这样对自己解释道。

而且,那个奇妙的生灵也来求他了……

不想再纠结自己的心路历程,莱茵让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到战场这边来。

源源不断的海军从巨大的军舰里用上连接桥,看着那群孩子为了希望奋战,莱茵到底还是拦住了自己出手的欲望。

虽然那团光芒在战火中摇曳,看起来岌岌可危,但这那“希望”还没有重要到足以让他冒着实验基地被暴露的麻烦出手的事物,而且……不知道怎么地,他就是没来由的相信,被那个生灵那般信赖的人物不会就在这里倒下,哪怕对手是数百倍于其的军队。

这么想着,莱茵还是伸手,拦住了那团从被人为腐朽的剑刃之上飘出的“信念”,难得做了个好人,无偿的按着那“信念”的愿望,将其放进了那个坚毅剑士的身体里。

虽然不能明着出手,私下里做点小动作还是可以的吧。

=======================分割=======================

【是梅丽救了他们!】

这般的念头一闪而过。

死里逃生之后,在熟悉的甲板上,还有些力气的草帽一伙人四下寻找却还是依旧没能找到那个放下绳梯救下他们的人。

船上空空如也,没有人,没有物,只有一艘已经被下达了死亡通知书却还是出了海的海贼船。

或许冥冥之中真的有什么他们看不见的朋友在帮助他们。

汹涌而凶险的海上涡流困住了敌人,也困住了他们。已然没时间去思考这到底是什么灵异事件了,所有人都必须行动起来,就连精疲力竭的船长都坚持奋战在第一线。

已经挣扎着走到了现在,没道理在最后一刻失败。连万米之上的空岛他们都不是没去过,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海上涡流,困不住他们的!

只要有娜美在,只要他们坚持下去,他们就一定能活着,和所有志同道合的伙伴一起,和梅丽一起,继续他们在无尽的大海上的旅程。

但是他们还是错过了,那艘载着他们离开那片炮火纷飞之地,走向未来的小船,最终还是没能等到陪伴着他们再一次踏上冒险之旅,便再也无力走下去了。

仿佛知道自己最重要的伙伴们已经到了安全的地方,再没有能威胁他们的事物了,船只瞬间崩溃,偌大的裂痕自船体中心突兀出现,将这艘已然历经万险的海贼船残忍的一分为二。

龙骨早就断了,这趟最后的旅程本就是勉力为之,它终究,还是无法在陪伴着这群唤醒了它的,最最珍贵的伙伴,接着去赶赴那无尽的冒险了。

火光映着所有人哭泣的扭曲的脸,莱茵在没人看得见的角落一把抓住自火光之中浮起的生灵。

“他们将会有新的、更好的船,新的伙伴,新的冒险,放弃重生为人的机会,去救这么一群迟早会忘记你的海贼们,值得吗?”

莱茵是在买水水糖的时候遇到这只世间少有的船精灵的,几番交谈之下,船精灵用它自己向莱茵交换了一个愿望。当初他直言说甚至可以给这个船精灵制造一个肉身,让它能被那群海贼看到,成为他们真正的伙伴,但是船精灵放弃了。

原因他并不知道,但是船精灵许了另一个愿望,他希望莱茵可以再危急的时候帮那群海贼一把。

单纯的生灵更能感知到莱茵身上那股强大的自然之力,这次的冒险不比其他,它的伙伴怕是要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甚至可能有死亡的危险,它能感觉的出来。所以尽管希望渺茫,它也想要为那群人多挣得一份生机。

【我知道他们不会忘了我的,虽然我希望他们忘记我。冒险的路上不该有悲伤,他们的脸上适合挂着笑容,我希望他们永远都是快乐的。】

无法被人听到的言语在莱茵耳边轻轻飘过,莱茵突然有了想要更加近距离的观察那群幼崽的欲望。

一直战斗到现在,即使是再剧烈的伤痛也没能让他们流下的泪水此时肆意的挂在每个人的脸上,能看到各种有价值的情感的莱茵自然知道,他们此时的悲痛绝非是装出来的。

但是,为什么?

对于从始至终都不知道船精灵的存在的他们来说,梅丽号只是一艘船而已,一艘用金钱就能买到的便宜船只。手握空岛黄金的他们未来一定会有比这只伤痕累累的梅丽号好一万倍的新船,可是为何,坚强的他们却会为这只船哭泣呢?

人类的感情,真是有太多的奥秘了……

=======================分割=======================

在修生养息的之余,弗兰奇带给了他们一个大惊喜,一艘由宝树亚当制作而成的,绝好的新船。

虽然为了折腾弗兰奇上船一事,颇是鸡飞狗跳了一番,而且在卡普的拳骨·陨石的逼迫之下,他们不得不尽快离开,但是他们最终还是顺利接回了迷失的伙伴乌索布,一切都那么顺利,就连天气也是“水之诸神”离去后的大晴天,海面微风轻拂,是个适合出航的好天气。

靠着风来炮躲过了那个极端不科学的特大铁球的追击,看着曾经在那里奋战过多日的七水之都一瞬间消失在了视线尽头,草帽一伙都各自感慨万千。

可是,还没等桑尼号安稳的降落在海面上,路飞就听见船上突然多出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贵安,船长先生,请问我可以上你的船吗?”

“谁?!”机警的剑士对着声音传来的放下迅速戒备,才刚刚经历过大战,警戒心强一点是理所当然的。

原本还很欢乐的甲板上突然就安静了下来,桑尼号安全降落,等到船不在剧烈摇晃之后,草帽一伙就看见一个银发银眼的人偶出现在空气之中。

【嗯,是个一看就非常昂贵的人偶!】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第一眼的时候,一群人的第一反应就是转头看向娜美。

果不其然,那双美丽的眼睛满满的都是对于金钱的欲望。

那场大战之后,他们那个任性的船长又一次把他们的航海士惹怒了,为了一场花费一亿贝利的宴会。现在虽然他们最大的目标——买一只新船已经完成了,但他们还是只能继续他们的贫穷冒险。

不知道这只突然出现的人偶能卖多少钱呢……

“虽然感觉你们在想什么失礼的事情,但是……算了吧。”莱茵一看他们的作态就觉得哪里不对劲,这群浴血奋战只为救回同伴的海贼怎么总给他一种不靠谱的感觉呢?嗯,应该只是他的错觉吧……

莱茵调整了一下心情,继续说道:“我们做一笔交易如何?”

这个人偶会说话!众人将自己歪了的思绪重新掰回来,戒备的盯着这个神秘人偶。

凭借着自己相当有自信的野性直觉,路飞能感觉到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偶并没有恶意,他扶了扶自己珍惜的草帽,笑的像个小太阳,回道:“好啊!”

莱茵为这个直率的回应楞了一下,不过他喜欢这种干脆的交易对象:“那,先听听我的筹码吧。”

“嗯。”路飞虽然没听明白筹码是什么,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应答,反正娜美、索隆、山治和罗宾都没有阻拦,说明应该不是什么坏事吧。

“我手上,有一只船精灵,是前些日子刚刚收获的珍品。”莱茵没有点明,只是含糊的说了几个关键词,他们能够听得懂吗?

船精灵?!

乌索布一听这个词就激动了起来,也不管这个神秘人偶是不是有危险了,直接冲了上去,想要抓住那只人偶,嘴里还不停的问道:“船精灵?是不是叫做梅丽?是不是?”

莱茵不着痕迹的躲过那个长鼻子的扑抓,继续说道:“我可以把这只船精灵给你们,作为交换,我希望能在这个船上呆一段时间,因为某些原因,我对你们的行为感到有趣,想要做一点小研究。简单来讲,我想要观察你们。”

其实这么说话是挺失礼的,而且也容易激怒对方,但是莱茵为了做实验一直避世而居,实在是没有多少交际能力,能把话说清楚已经很不错了。而且,他总觉得,这伙人并不像他往日里遇到的其他人那般执着于面子这种一点都不值钱的玩意儿。

再说了,即使他们生气了,也顶多就是不让他上船,他也不会有什么别的损失。

这样想着,莱茵就看见对面那群人突然一个个对他眼冒精光,一股恶寒从后背涌了上来,他刚刚说话是不是真的太不好听,为什么他总觉得之后要遭?

【这真的是个会说话的人偶诶!好新奇!】这是终于反应过来的船长和驯鹿。

【贝利贝利贝利……】这是已经快被船里的花费逼疯了的航海士。

【嗯,看起来应该是肉做的,如果船长要让我煮了吃怎么办……】这是在船长的压迫下已经放弃底线,煮了无数莫名其妙的东西的厨子。

【银发银眼的人偶……强大的实力……不会说话……总觉得这些特点好像在哪里看见过……】这是本团唯二的两个还算是正经人的剑士和历史学家,辛苦了两位。

至于新上船的修船工,弗兰奇,目前还在船舱中整备风来炮的后续工作,持续掉线中。

罗宾在仔细打量了许久之后,终于想起了这个银发人偶她到底是在哪里看见过了。

“请问阁下是斯托克·莱茵吗?”二十年前的惊鸿一现后便销声匿迹,再加上自从海贼王死后,海贼的世界更新换代就变得极快,若不是熟读史书,母亲在世时也曾对她叮嘱过这个绝对不能惹的人偶娃娃,罗宾也是记不得这么一个特殊的人物的。

“毒商”斯托克·莱茵,这个和海贼王哥尔·D·罗杰同期的大人物,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他们船上?

有认得自己的人就好说多了,莱茵没有否认自己的身份,只盯着不知为何一脸兴奋的看着自己的草帽幼崽,最后一次问道:“同意这个交易吗?”

“路飞,快点答应啊!他手里有梅丽!”乌索布焦急的催促道。

总算是从见到了会说话的人偶的新奇中冷静下来,路飞没有多加犹豫,无论怎么样,既然以梅丽作为交易品,这个交易他就绝对不能拒绝。

路飞刚想开口应下来,却被一支剑柄拦下。

索隆也想起了那张他当初作海贼猎人的时候,一直压在最底下的悬赏令,虽然已经挺久没看了,但那张精致到不像真人的脸实在是让人印象深刻啊,就像那人的手段一样。

梅丽是一定要拿回来,但……

“斯托克·莱茵,你能发誓绝对不会威胁到我们同伴的安全吗?”

虽然梅丽很重要,但是在他眼中,其他人也一样重要。船长可以为了一名船员的安危不顾一切,但他的责任心让他没办法像他的船长一样,他必须要权衡,为了填补船长所有没有想到的漏洞,让船长能够毫无后顾之忧的去不顾一切,这不就是船员的作用吗。

【忠诚之心……吗……真是耀眼的光芒啊……果然,这里是宝库,希望我的决定没有错。】

莱茵暗自观察着,一口应下了剑士的要求。他本就只是想看看这个散发着不一样的光芒的团体,想知道到底是什么让他们如此的与众不同,自然不会威胁到他们什么。

既然莱茵已经做下承诺,那索隆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无论强者的承诺可不可信,他们都无法再阻拦什么,能讨到一个承诺也总比现在就和面前这个手段狠辣的强者为敌的好。

索隆不再阻拦,其他的伙伴也没有什么异议,路飞自然不会拒绝与这个没有敌意的人偶交易,无论是为了梅丽,还是其他。

“蒙奇·D·路飞,与斯托克·莱茵以自愿为前提进行交易。以斯托克·莱茵所持有的船精灵——梅丽为交易品,交换蒙奇·D·路飞所持有的桑尼号的个人停留权。”

【交易双方确认交易内容,交易成立,交换成功。】

随着交易完成,莱茵从身旁的虚空之中拿出了一团光芒,光芒之中隐约透出一个小人的轮廓,这次,船上所有的人都清清楚楚的听到了那个声音。

“初次见面,我是梅丽。”

“欢迎回来,梅丽。”

评论
热度(1)

© 查无此人 | Powered by LOFTER